青光门户网站
热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越现代,越原始:从巴塔耶的“动物性”出发思考当下文化状况
越现代,越原始:从巴塔耶的“动物性”出发思考当下文化状况
  • 更新时间:2019-11-13 07:21:37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774
[摘要] 9月28日,《红旗颂》作曲者吕其明传记《人生步步是音符——吕其明》在上海市文联文艺会堂新书首发。发布会现场《人生步步是音符——吕其明》由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文学艺术院主持编纂,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文章内容

鲍德里亚早年考察现代社会时,曾指出现代社会现在是一个“消费社会”(la sociétéde conscommon),即由商品消费驱动的“物质”社会。鲍德里亚解剖这个消费社会的手术刀或方法是利用巴泰勒(Ba Taye)基于莫斯“堂”的“刑罚”概念,尤其是他的“波特latch”理论。无论莫斯的夸父宴还是巴塔耶的花费都来自于他们对原始部落生活方式的解读,从原始部落的生存和交流方式中总结和建构他们固有的不变的“结构”。

鲍德里亚用这些概念审视现代社会的目的是了解隐藏在我们所谓的消费社会皮下的骨骼和血管。同样,巴塔耶的其他理论概念也可以用来考察当前的“后”消费社会,以发现其特征。对当今社会来说,最大的特点不仅仅是消费的深度,还有人工智能。正是人工智能的普及和应用把这个社会变成了一个由数字包围编织而成的新社会。

本文试图用巴塔耶的“动物性”概念从四个方面考察当前的社会文化状况。一是讨论动物性和理性的冲突,二是讨论个体的动物化,三是讨论集体的动物化,最后是讨论人工智能的动物化。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当前的文化倾向于回归原始主义。

动物本性与理性的冲突:“原始力量”的“永恒回归”

巴塔耶(Ba Taye)认为,因为人来自动物,“动物性”或“动物性”是人类最初的存在,劳动使人们逐渐开始约束和摆脱自身的动物性,使人们逐渐产生“人性”。然而,“人性”的枷锁不能完全控制人的兽性。在他们的一生中,人们不得不有意无意地脱离人性的牢笼,回到原始的兽性。然而,人类的“永恒回归”,这是动物性的,不能被抑制。它有强大的力量,天生坚不可摧。它是一种“原始力量”,在人类的理性世界中不断“回归永恒”。这与巴塔耶对尼采“永恒回归”的祝福有关,但他在“永恒回归”后用动物的原始力量取代了尼采的权力意志。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巴泰勒将人类世界划分为三个维度:“动物世界”、“世俗世界”和“神圣世界”。在人类社会形成之前,人类和动物就像动物一样存在于动物世界。这时,人和动物之间没有区别。人类拥有的不是他们将来会拥有的“人性”,而是“动物性”。这种动物性是一种“内在性和直接性”(l ' immunity et l ' immediate),[·乔治·巴塔耶,宗教之门,小说全集,第7卷,巴黎:加利马尔德,1976年,第295页。】。它没有外在的时间性,只追求自己欲望的立即实现,对死亡漠不关心。随着劳动力的引入和工具的制造,人们逐渐进入一个主客体分明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世俗世界,也称为现实世界。首先,它通过否定人的动物本性,建立了一系列基于性欲、排泄和死亡禁忌的道德,并促进了人性的形成。同时,为了尽可能延长生命,它在计算上工作,追求生产的原则,以确保生命在未来的生存和再生产,从而否定愿望实现的紧迫性,并试图拖延它。这是世俗世界的法则。与此相关的是神圣世界的出现,这是对世俗世界的否定,因为世俗世界为了未来的生活而物化和工具化了现在的生活,这对有神性的人来说是不可容忍的。为了获得他们自己的“至高无上的本性”(souveraineté),他们越过边界进入各种禁忌,回到被世俗世界否认的动物国家。然而,他们想回到的动物世界不是动物世界,而是神圣的动物世界。其中,他们终于能够重温他们长期压抑的兽性,体验和克服他们对死亡的恐惧,从而获得即时的霸权,放下他们沉重的枷锁。

然而,这个过程实际上又是人类“动物化”的过程,即“原始主义”的过程。

个人的动物化:为什么人们变得越来越“无耻”

在谈论个人的动物化之前,我想谈一个现象,那就是,现在的人们似乎越来越喜欢把脸藏起来。不仅明星喜欢戴墨镜和面具,普通人也喜欢戴墨镜和面具。那么,“为什么人们变得越来越无耻”?

这个标题来自我重写cnn的一篇文章(为什么抗议变得越来越不露面,2019年8月26日)。这篇文章谈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近年来,西方国家的抗议活动呈现出新的特点,即抗议者变得越来越“无耻”。他们用面具、围巾或游泳眼镜和防毒面具遮住脸,使得很难看清他们的脸。本文分析了他们“无耻”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催泪瓦斯所熏,其次是为了防止他们的身份被街上各种探头和人脸识别系统识别,而后者是主要原因。

但除了这两个原因,我认为这种“无脸”或“丑化”还有另一个目的,即通过“改变面孔”来保护人的动物性,同时释放人的动物性,从而避免理性的数字视角和计算。英国作家史蒂文森(1850-1894)“杰基尔博士和海德先生”(杰基尔博士和海德先生)早就预言了这种“无耻的”或“无脸的”,这种掩盖和变形“脸”以掩盖他理性的脸并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的做法。在这部小说中,白天衣着光鲜、帮助死者和伤者的医生杰基尔(Jekyll)博士,在晚上喝了自制药水后,会变成极度丑陋的海德先生,这让他能够以匿名状态释放自己的动物本性,随心所欲地去做。可以说,史蒂文森小说的深刻之处就在于此,即“无耻”或“无脸”可以使人们回归他们的动物本性,获得“难以置信的”快乐。

鲍德里亚(Baudrillard)强调的工业时代大规模生产造成的当前后消费社会和消费社会的区别在于,它已经进入了人工智能时代,以人工智能为标志的人工智能已经逐渐迅速融入社会的各个方面。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普及,现代社会的理性或计算特征现已达到顶峰。尤其是基于人工智能的数字透视技术使整个社会变得透明。人们的束缚越来越紧,也就是所谓的“照亮恶人”,但“照亮好人”。然而,很难完全消除人类的动物本性,因为消除动物本性也消除了人类本性本身。政治抗议运动中的“无耻”只是人工智能时代超理性计算中的人类反抗,是动物释放的极端表现。普通人戴的太阳镜和面具正是对他们自己动物本性的这种保护。

事实上,正如具有高度医学道德的杰克利博士和具有恶行的海德先生是同一个人的不同“时刻”或不同方面一样,人们不仅需要生活在理性的阳光中,还需要生活在动物本性的黑夜中。好莱坞电影中有一个有趣的表演,那就是在那些“超级英雄”电影中,比如《蜘蛛侠》(Spider-Man)和《蝙蝠侠》(Batman),代表正义的英雄戴着面具遮住他们真实的面孔。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隐喻。这不仅意味着邪恶的人需要戴上面具或扭曲他们的脸来“变脸”,还代表着正义和“无耻”的力量。例如,在《黑暗骑士》(2008)中,小丑和蝙蝠侠都是“无耻的”。蝙蝠侠戴着面具,小丑诽谤他们的脸,但不展示他们的真面目。有趣的是,他们的脸可以不反抗地结合在一起,因为,像杰基尔博士和海德先生一样,他们本质上是同一个人的不同方面,这表明在这个透明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处于抑郁状态,需要摆脱抑郁才能释放他们的动物本性。

集体动物化:捍卫“夸父宴”的战斗

莫斯相信“礼物”(Gift)(1925)北美印第安人“礼物”的典型形式,“夸父宴”不仅具有提高人们水平和尊严的功能,还具有构建和维护社会结构的功能。然而,巴泰走得更远。他认为,除了这些功能,夸父宴还有更重要的价值。也就是说,当人们通过夸父宴会肆无忌惮地消费财富时,这也是一场毫无根据的动物本性的爆发。正是这种牺牲或牺牲财富而不顾利益和收益的行为使人们能够沐浴在“神圣”的光芒中,并在瞬间神圣至高无上的大自然的喜悦。

然而,巴泰(Ba Taye)指出,起源于原始社会、从封建社会扩展而来的礼物的作用在资本主义社会受到了严重破坏,因为资本家不再以奢侈宴会的形式分配财富,而是习惯于斤斤计较,试图隐藏自己的财富。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的尊严和威望不是来自对财富的非理性炫耀性消费,而是由基于理性的法律、契约和权力所支撑。因此,鲍德里亚还指出,资本主义的“消费社会”是一个人堕落的现实,即把无目的浪费财富的“消费”减少到生产性的“消费”。

在当前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对金钱和利润的追求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它逐渐压倒了过去人们对“荣誉”和“高贵”等高层次价值观的追求。巴塔耶曾经说过,资本主义的面貌是如此丑陋,以至于即使透过门缝看一眼,也会“退化”。今天,随着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应用,全球资本主义逐渐加速成为数字或人工智能资本主义。因此,货币的计算和挖掘变得更加清晰。这种计算使得地球表面“干净”,因此每一分钱都被数字化了。在日常生活中,除了一系列的数字,人们几乎看不到资本的“肉”钱。结果,资本家的吝啬和自私增加了,变得更加极端。这种极端主义表现在数字或人工智能资本主义反对夸父宴会。

人工智能的动物化: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人工智能,即人工智能,虽然前景光明,但目前仍能学习和掌握一些最基本的人类技能。主要是工厂工业自动化环境中机器人的自动操作,先进的是波士顿电力公司的机器人,可以跑、跳、翻等。当然,还有基于信息的象棋游戏和基于快速数据处理的人脸识别。然而,人们发明人工技能的目的是让机器代替人,更好地工作。然而,目前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实际上有些“先进”或“原始”,因为各种讨论都毫无例外地以现有的人类智能为基础,在讨论人工智能可能产生的影响时,人们大多采用“设身处地为自己着想”的方法,有意识地将自己插入人工智能,并将自己物化为人工智能,从而在这种思维中,关于人工智能的思考被简化为对人类自身的思考或不同自我意识之间的关系思考。然而,这种人工智能目前并不存在。真正的人工智能还处于初级阶段,从人类的基本行为到人类的基本思维能力都没有得到装备和完善。

人工智能的本质是一种理性的计算能力。更重要的是,即使人工智能有一天能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思考,也不可怕。因为它缺乏“人工智能”,也就是说,没有计算就浪费和使用能量的可能性。这种所谓的“人工智能”可以说是巴塔耶(Ba Taye)人类最初的动物本性,这是人类的本质。因为只有拥有动物本性的人才能被称为人,才能成为人。无论人工智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人工智能”的错位将永远存在,所以人工智能只能一直成为人工智能,因为一旦人工智能有了人工智能,它将不再是人工的而是直接的人类。这也是许多好莱坞科幻电影试图呈现的主题,即让机器人拥有人类情感,但这实际上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正如波士顿动力公司(Boston Power)发布的一段通过挑衅迫使机器人捍卫自己尊严的令人惊讶的视频是虚拟的一样,真正让机器人像人类一样通过人工情感拥有动物性,并奋起反抗人类的创造者,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因此,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社会越现代,越理性,越人工智能,它会变成越多的动物,越人工,越原始。

欢迎大家一起进入原始社会!

标签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快3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中彩网 快3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snotu.com 青光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