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门户网站
热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您的位置:首页 »汽车 » 70年破茧成蝶·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
70年破茧成蝶·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
  • 更新时间:2019-11-12 16:14:50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4010
[摘要]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试着挑选了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1949年10月,孟少农成为重工业部的第一批公务员,也是汽车工业的唯一主管。可当领导告诉孟少农,“准备建立中国汽车工业”时。不久后,在

文章内容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选择了中国汽车工业的七个重要时刻。

中国汽车工业的最初核心是什么?任务是什么?

这是我们在选拔过程中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众所周知,由于大规模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新中国已经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化进程,“在这个蓝色星球上建立了第一个拥有10亿人口的工业文明”

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查阅了大量公共资料,采访了几位青年代表。其中一些是在汽车公司基层工作多年的“六先生”,一些是尚未完全走出大学校园的技术人员。时间是有限的,探索的道路是无尽的。本期《梦想一辆强大的汽车》将从中国汽车工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开始,更多的报道仍在进行中。

创始人:结束“没有车,就没有拖拉机”的历史

1941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的孟少农通过了美国留学生选拔考试。他和15名校友一起绕道香港,去麻省理工学院为一名汽车研究生学习。

那一年,他26岁。

经过三个学期和一个暑假,成功毕业的孟少农进入迪尔伯恩的福特汽车公司罗吉工厂,开始了他的“汽车生涯”。从那以后,孟绍农在一家美国工厂做汽车机械师,并教授清华大学汽车工程课程。1949年10月,孟绍农成为重工业部第一批公务员,也是汽车工业的唯一主管。

但当这位领导人告诉孟少农他“准备建立一个中国汽车产业”时。他很惊讶,问道:“现在是时候了吗?”

不久之后,第一个五年计划在旧中国的浪费和繁荣的基础上,为新中国的汽车工业的启动提供了关键。在吉林省长春市,苏联专家计划帮助中国建立一个年产3万辆汽车的工厂。项目小组提前视察了工厂的现场。孟少农发现当时长春只有两辆吉普车。"正是在这两辆汽车上,我们走遍了长春的郊区."

1956年夏天,一汽成立三年后,第一批解放卡车下线。欢呼的工人曾经包围了工厂的道路。那年夏末,38辆解放汽车被专门运到北京参加国庆阅兵。在天安门广场,推自行车的人争相观看新中国的第一批国产汽车。

在近半个世纪的汽车生涯中,孟绍农先后担任重工业部汽车准备组副主任、一汽副主任兼副总工程师、第二汽车公司副主任兼总工程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像他这样的中国老一代汽车工业的创始人仍然很多。

后来,孟绍农在接受密歇根大学戴维·刘易斯教授的采访时回忆说,1950年初,为了消除“是时候了”的疑问,石任重工业部副部长柳丁俏皮地告诉他:“形势发展得非常快...我们需要很多汽车!”

除了帮助李国、孟少农等人成立汽车工业筹备小组之外,这位传奇领袖也被称为“新中国的军事巨头”。战争年代,柳丁负责游击队的后勤工作,曾在被占领地区将铁轨锻造成弹壳。

有人说新中国的“企业家”都有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精神。正是他们用一生的辛勤劳动锻造了这种精神。为了建立新中国自己的工业体系,20岁的年轻人一边学习一边躲避侵略者的炮火。当他30多岁的时候,他努力在一个贫穷的国家创业,慢慢地把绿色的丝绸变成了白色的头发。

在过去的70年里,这个曾经贫穷的落后农业国家已经成为世界领先的工业强国。

第一代中国汽车人付出的汗水和心血可能是无法估量的。他们的每一步都不难,每一步都不可或缺。新中国结束了“不能制造汽车或拖拉机”的尴尬历史,为实现“成为汽车强国”的梦想奠定了基础。

合资先锋:捷达会议后向老师学习

1991年12月,当第一辆捷达在一汽汽车厂组装并下线时,参与产品开发全过程的年轻工程师李丹对自己说,“这辆捷达要花20多万元,我肯定买不起。”

世界汽车工业有句谚语,"卡车是小学生制造的,公共汽车是中学生制造的,汽车是大学生制造的"。1982年,国务院首次提出“汽车工业要有大发展”。汽车工业于是提出了“高起点、大数量、专业化”的发展政策。然而,刚刚走上改革开放道路的中国汽车工业,既没有技术也没有资金来实现自身的“大发展”。所以他选择与外国公司合作。

合资公司的成立以及外资和先进技术的引进,使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进入了最激动人心的阶段。作为见证一汽大众27年历史的“老员工”,李丹见证了这一发展阶段的全过程。

虽然后来成长为一汽大众的技术开发总监和研究员级别的高级工程师,但当时刚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李丹却没有被家人理解。我母亲一直相信“最可靠的铁饭碗”,她问他,“你在一家合资企业为外国资本家做什么?”

事实上,起初由于各种原因,合资企业通常处于困境。在技术和设备方面,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大多数国内汽车工厂都缺乏机械化设备。用一汽前厂长耿赵洁的话说,“即使铸造发动机缸体也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杂技表演。”

作为支柱主导产品,汽车(乘用车)拥有数万个零部件,其制造环节涉及冶金、橡胶、电子、纺织和it等多个行业。此外,还有许多市场,如汽车销售、金融服务、保险和售后维修。

然而,为当时几乎空白的中国汽车工业制造一辆由数万个零件组成的汽车并不容易。李丹回忆说,起初中国只能制造最简单的零件,比如轮胎和收音机。这种车的定位率不到5%。在此后的长期探索中,这些合资企业的先驱们“向外国老师学习”并学习了先进技术。同时,培训了大量本土零部件供应商,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可靠保证。到目前为止,拥有世界级自动化和高度先进生产技术的智能汽车工厂在中国已经司空见惯。

另一方面,在这个缺乏质量意识的野蛮时代,中国队和外国队要想突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消极的例子是,1984年,德国工程师沃纳·格赫里希成为武汉柴油机厂的新任厂长,也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位外籍厂长。在他的两年任期内,格赫里希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以提高工人的积极性和企业的生产效率,特别是产品的质量控制。因此,工厂主要产品的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并在短时间内成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然而,随着他的离开,大部分措施都被终止了,柴油机厂也没能逃脱破产。

在一汽-大众,负责检查质量保证过程的德国人员曾用一把大小稍有偏差的锤子砸碎了所有白色车身,完全踩坏了焊接部件,令中国员工震惊和困惑。"感觉他们好像是故意给我们制造麻烦。"一位目睹双方激烈冲突的老员工告诉记者,中国改变对质量控制的想法非常重要。经过不断磨合,每个人最终都意识到制造乘用车比制造卡车更需要一丝不苟的工程文化和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许多跨国汽车巨头如奥迪、宝马、奔驰、日产、丰田和本田都有中国工厂被评为“全球基准工厂”。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汽车工程师和工人从生产线上走上了更高的舞台。其中一些人被评为国家技术专家和劳动模范,而其他人则代表中国工匠在世界技能大赛中“赢得金银”。

这表明自动化生产设备的“硬件方面”和本地高端人才培养的“软件方面”。中国汽车工业在生产技术、规模和零部件质量控制方面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一汽大众首次为国内五大基地开通了公众参观预约服务。只有通过一个小项目提前预约,人们才有机会进入长春、成都、佛山、青岛、天津五大生产基地,见证“从钢板到汽车”的生产过程。第一辆捷达下线十年后,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国内汽车市场从此蓬勃发展。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拥有超过300万辆汽车的优势,首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销售国,并持续至今。

"祖先种树,后代享受凉爽的空气."李丹告诉记者,当时他为捷达的国产化进程付出了很多努力,也获得了最大的成就感。"

回归理性的“疯狂”车展

对于80后来说,捷达汽车嵌入了各种童年记忆。90年代以后,捷达,外观是方形的,可能是一个有点模糊的符号。00以后,这辆车并不是“梦想清单”上最难的一辆。

除了捷达、桑塔纳和富康组成的“老三型”,私人汽车消费时代的开启离不开各种大大小小的车展。

1985年7月3日,第一届上海国际汽车展开幕,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328家制造商参加。这是车展首次接触中国人民。开幕式的第一天,两万多人涌入体育场。

事实上,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初,人们总是说汽车不能脱离“梦想”。当时,该国的汽车总产量只有20万辆,1000人拥有的汽车数量甚至低于尼日利亚。率先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吉普和法国psa集团等外国公司没有在中国大举投资的计划。生产规模限制在20,000辆以内,因此“即使搞砸了,他们也不会因为出售零部件而蒙受损失”。今天似乎更夸张的是,当时普通人每月仅挣几百元。即使他们想买一个配置最简单的李霞,他们也不得不在没有食物和饮料的情况下存钱几十年。

在第五届上海车展上,丰田成为第一家使用车型吸引中国大陆观众的汽车公司。从今年开始,世界顶级品牌劳斯莱斯和宾利首次在中国亮相。奥迪、奔驰和宝马等奢侈品牌成为常客。世界各地的主要汽车公司开始关注这一潜在的市场蛋糕。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上海和北京车展相互追逐,完成了各自的演变。2003年,中国第三大车展广州车展诞生。随着汽车销量的快速增长,省会和345线城市开始举办“国际车展”,甚至一些县城也加入其中。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国。2009年上海车展期间,世界汽车巨头纷纷来到中国,中国市场成为跨国公司的救星。自那以后,每年交替举办的上海车展和北京车展的地位有所提高,与法兰克福和日内瓦的百年车展完全一致。

“如果把车展比作一个巨人,他的身体应该由世界的声音、中国的国情、公众的期望和制造商的目标混合而成。“2010年北京车展期间,仍在山西农业大学学习的王勇在本报北京车展专刊上写道,“车展本身宏伟壮观,但背后更多的是全球汽车业发展趋势和科技力量。"

那一年,一股新的力量出现在车展的采访团队中——一群由《中国青年报》赞助的注册大学记者。作为其中一员,王勇和他的朋友采访了当时的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文登,以及后来的本田总裁伊藤隆雄(takanobu ito)和汽车公司的其他领导人,在国际车展的舞台上留下了年轻中国人的呐喊。

近10年后,这个相信“起步后,只有终点线”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一名拥有近6年经验的汽车行业从业者。

“我不记得我多大了,大概是这个月的第二天,当时我的邻居,省会兰州的一个承包商,开着一辆桑塔纳3000回家。我第一次对汽车印象深刻。”王勇告诉记者,尽管他在车展上看到了许多帅气的豪华车和超级赛车,也在寻找试驾和体验各种新车的机会,但他仍然在内心深处相信,人们对汽车的理解会继续发展,“疯狂”的车展应该回归理性。

“真正的情报也应该简化。如导航和主动安全警告,可以变得更加简洁明了。当新能源、智能互联网连接和自动驾驶技术真正流行时,汽车可能会引发另一场颠覆性革命。”

"如果你做不到,跳过长江!"

一位在2010年北京车展上一起采访的朋友给王勇发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接受王勇和中国青年报注册大学生记者团其他成员采访时,有些疲惫。

当时,一些人评论说,僵化的消费需求使汽车工业像杂草一样生长。因此,在那年北京车展镜头中闪现的牵强微笑背后,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疲惫。据说一家汽车公司的老板仅在线视频采访就超过20次。在那年险些收购沃尔沃后,李书福的“绝望三郎”色彩变得更加强烈。

没有人能否认,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使得中国的汽车市场看起来像是在打架斗殴的孙悟空。2001年底,吉利轿车的牌照终于加盖了公章。被称为“汽车狂人”的李书福承诺:“造一辆中国人买得起的车,你可以花3万到5万元买一辆吉利汽车。”吉利、比亚迪和力帆都获得汽车生产许可证后,汽车市场正式向私人资本开放。

在此之前,一家名为奇瑞的自有汽车公司“突然”来到了一个以轻工业为主的城市。

独立品牌起步有多难?奇瑞汽车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尹同跃回忆说,一排破旧的茅草房里没有足够的桌子,所以每个人都用设备包装板做木制桌子。因为茅草屋“在冷夏冬天很热”,电脑在夏天经常结冰,而屋子里的人在冬天不能拿笔。这被奇瑞概括为企业文化的核心——“小草”精神。

后来广为流传的另一个故事是,奇瑞花了一大笔钱专门从福特公司进口一台发动机和一条生产线来制造第一辆汽车,另一方也派了20多名工程师和技术员来负责安装。然而,这些人相对懒惰,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工作上几乎没有成功。此外,工程技术过于复杂,以后无法继续。尹同跃一次又一次地权衡,决定冒险自己做这件事。时任芜湖市委书记詹夏莱严肃地问尹同跃:“如果我们做不到呢?”尹同跃回答说:“如果你做不到,跳过长江!”也许是因为这种势头,奇瑞的第一辆车很快就正式下线了。

90后:“网络原住民”和“汽车文化引领者”

事实上,刚刚进入职场或即将进入职场的90后,是所有中国汽车人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的目标是将我国从一个汽车大国推向一个汽车强国。在中国汽车工业实现“二百年”目标的大跃进中,他们不仅是贡献智慧和汗水的建设者,也是享受新一轮技术创新和市场红利的受益者。

“小时候,我只知道大山。我希望长大后能赚很多钱,给家人买辆车,这样我就能开着舒适的车出去。后来,因为我爱上了卡通“信头d”,我转向了全动力日产gtr和讨人喜欢的丰田ae86

毕业之际,同济大学汽车工程研究生王达对他在学校车队中与队友们4年的辛勤工作印象最深。

在本科期间,除了完成学业,王达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和车队一起制造赛车”上。“这是第一次与方程式赛车零距离接触,第一次连夜设计赛车零件,第一次制造财务成本,第一次出国参加重大比赛...也是第一次以队长的身份领导一个团队。”当被问及与赛车相关的话题时,这位热衷于制造汽车的90后大学生似乎立刻打开了话题。

“虽然我从小就在电视上看过f1,但当我走进围场,面对发动机的轰鸣声时,我仍然有一种奇妙的幸福感。”2018年,王达如愿成为f1中国大奖赛的“志愿裁判”,并在车队维修站(即“赛车维修站”)观看了整场比赛。

他站在离赛车1米远的地方,看着技术人员迅速更换赛车轮胎,与长期受到崇拜的明星车手合影,并观察赛车内部复杂精致的部件...他坦率地向记者承认,他很幸运,可以和那个在屏幕前等待观看赛车和动画的孩子相比。

王达将于明年毕业,他将把未来的发展方向定为新能源汽车和无人驾驶的前沿。"我认为汽车工业确实站在了一个历史性的十字路口。"他认为,随着汽车逐渐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它不再是一种简单的交通工具,消费者在买车时不再只关注动力性能和乘坐舒适性。“未来,更智能的汽车将更擅长与人互动。随着新能源技术的深入和5g时代的到来,电气、网络连接、智能和共享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

旅行变化:技术创新让旅行不再困难

王大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些“旅行困难”。

“我是Oto,我是个小女孩,别欺负我。”"今天早上我没有喝一口水,但是我碰到了四个挥舞着手的人。"在200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小品《路的情歌》中,扮演出租车司机的冯红和周涛一个接一个地咒骂着。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一个行驶了40多万公里的三室李霞被安放在首都博物馆的大厅里。像轿子、骡车、人力车、面条和其他“前辈”一样,它已经成为见证北京城市交通模式演变的标本。

蔡大师住在北京朝阳区,已经开出租车20多年了,从黄色的“面条”到李霞,再到伊兰特和索纳塔。奥迪和奔驰甚至出现在“新对手”网络中。“这表明人们的生活水平正在提高。事实上,无论使用的士或网络,都应符合乘客、的士司机和城市交通建设的多元化需求。」

根据《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提供的数据,我国已建成143,000公里的高速公路,12,000公里的公交专用道是城市专用道,长度足以穿越地球。毫无疑问,这一庞大的基础设施规模增强了中国的互联互通,形成了覆盖14亿人口的“洲际规模”市场。对于汽车行业来说,这些条件不仅能使中国实现比其他国家更发达的自驾旅游和电子商务物流,还可能激发更多的技术创新火花。

“大众汽车集团正在投入前所未有的精力来深耕中国市场。”2019上海国际车展期间,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博士在采访中向记者直言,“中国会成为引领全球汽车产业发展的市场”。近年来,国内不断尝试品牌向上的自主车企、涌现的造车新势力让包括迪斯在内的跨国传统车企高管“印象深刻”。同时,新能源车产能和充电桩等基础设施建设“如核爆般增加”。以上海为例,截至目前,上海充电桩总量达到21万个,与市内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基本持平,预计后续每年还将新增5万 标签

500彩票 幸运快三手机APP 三分快三官网 北京赛车pk10官网 浙江快乐十二

© Copyright 2018-2019 snotu.com 青光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